首页 品牌 资讯 智能 AI 物联网 大数据 智能营销 数字营销 网络 视频 移动 电商 搜索 新媒体 管理 文化 专栏 职场 访谈 投资 创业 会展 成功故事 实战 终端 广告 解决方案 精准营销 用户战略 企业库 入驻

任正非走向“无为而治”的五大举措

管理 热门 2020/06/04 10:16:33  来源:公众号/中外管理杂志   作者:原创 智荣

近来,任正非接连退出华为子公司董事会,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例如:2020年4月,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任正非虽然还是华为CEO,但卸任了公司董事,引发了对任正非退休的猜测。而在此之前,任正非已经卸任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职务。


他却说“这不代表什么”。的确,这只是他一贯做法的继续。翻开其讲话集可以看到,他从1998年开始多次论及“无为而治”;回顾华为发展史不难发现,他采取了五大措施逐步走向“无为而治”。这种境界,也是很多管理者孜孜以求却又感到难以企及的。任正非提供了一个典型范本,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




措施一:制定规则


1、从权谋型公司治理,向西方法制化治理转型


华为的前几年,任正非忙于开疆拓土,无暇顾及组织建设。但是,随着队伍的扩大,“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主义林立”。于是,著名的《华为公司基本法》于1998年诞生了。这是中国企业界最早以“法”冠名的管理制度。后来,华为又不断完善各方面的规章、制度,同时大力建设企业文化(尤其是推行六大核心价值观),使华为人的所有行为,都变得“有法可依”。


例如:《基本法》第一条——“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华为一直遵守至今。谈及规则的功能作用时,任正非认为:“制定一个好的规则比不断批评员工的行为更有效”,可以“用规则的确定性,来对付结果的不确定”;他甚至将其提升到这样的高度——“华为的成功,是管理体系的成功,是规则制度战胜了人治的成功,是从权谋型公司治理向西方法制化治理转型的成功”。


通过华为现在实行的轮值董事长制度,我们可以发现他们的规则设计是多么严密。


除了股东会的“立法权”、董事会的“行政权”,和监事会的“监督权”相互独立之外,该制度还有以下三大优越性:


其一,最高领导者实行“轮值”,而且当值者每届任期仅半年,这就有效避免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现象。


其二,董事长受常务董事会的集体辅佐与制约,所有文件需要经过董事会全委会表决通过,这就有效地避免了“成败系于一人”的风险。


其三,董事长卸任后仍留在董事会,而董事并无任期限制,这就有效地避免了董事长和董事会的短期行为。


由此看到,华为推行的“职业化管理”,既吸收了其应有的优点,又避免了其常见的缺点。


而这些缺点在西方大型跨国公司里都是常见的。比如:通用电气迅速衰落的原因,既有杰克·韦尔奇的短期化嫌疑,也有他的继任者杰夫·伊梅尔特的重大决策失误。华为虽然不是上市公司,但在公司治理结构上却比通用电气更胜一筹。


2、三个突出特点保障治理方式转型成功




任正非在制定华为行为规范的过程中,有三个突出特点保障了公司治理方式转型成功。


其一,亲力亲为、不遗余力。任正非在2019年之前基本不在外界露面发声,但在公司内部一直是十足的“活跃分子”。他经常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向全体员工发布倡导和指引。同时,他与管理层一起不断完善公司的规则体系。


其二,明显的军队特征。《华为干部作风八条》《华为干部的二十一条军规》等规定,每年一度的“华为干部工作作风宣誓仪式”等活动,甚至诸如“少将连长”“让听得见炮火的人呼唤炮火”等用语,无不打上军队的烙印。军人出身的任正非打造了仿军事化管理体系,效率高,效果好。


其三,深厚的群众基础。华为重大的规章制度,都是经过团队充分讨论后确定的,而不是“长官意志”。例如:《基本法》始于1995年,直到1998年才定型。之所以历时三、四年,主要原因之一,在此期间经过了华为上上下下的反复讨论。正是由于大家高度认可,任正非说《基本法》出台后,“不知不觉中‘春秋战国’就无声无息了”。


措施二:构建流程




1、从事业部制到矩阵式,再到“全流程型公司”


华为管理经过1987-1995年的草创阶段、1995-1998年的基本法阶段之后,就进入了流程化阶段。


其动因在于,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窝工”“内耗”等大企业病就出现了。要进一步提高公司运作效率,必须依靠更科学的管理。为此,任正非不断走出国门,向西方著名实业企业“取经”,同时向著名管理咨询公司求教。


最初有专家建议华为采取GE的事业部制。任正非仔细研究了这种管控模式之后给否决了。因为他担心这种模式容易形成“山头”。华为选用了矩阵式管控模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不过,这种模式逐渐暴露出一个非常明显的弊端——管理层级过多,机构臃肿、人浮于事,阻止了效率的进一步提高。


此时,任正非向全公司发出号召:“员工参加管理,不断地优化从事工作的流程与工作质量……改革一切不合理的流程。”于是,从1990年代开始,华为不惜耗费数以亿计的巨资,先后聘请德国FhG公司为华为设计了生产工艺体系,聘请IBM为华为实施了IPD等项目,在普华永道的协助下引进了财务管理体系,与美国Hay公司合作引进了人力资源管理体系,等等。


现在,华为是一个全流程型的公司,把企业所有的活动纳入到了十六个一级流程里面,构建了企业业务运行的堤坝。至此,华为建立了堪称最正规化的流程管理系统。


华为的流程化组织究竟有哪些优势?从任正非的讲话中,至少可以归纳出以下四个方面:


其一,打破了以部门为管理结构的模式,转向以业务流程和生产线为核心的管理模式,从而把公司粗放的管理,逐步细化到一个个具体的项目当中;


其二,从对人负责变成对事负责,逐步改变权力中心组织模式,淡化功能组织的权威;


其三,流程体系是固定不动的,从而避免了因员工或管理者流动,影响工作效率和产品质量;


其四,在流程中设置监控点,便于由上级部门进行检查控制。


我国企业在借鉴西方现代管理方法的过程中,容易出现两大问题,看看华为的做法,也许会有启发。


2、“先僵化、再固化、后优化”


一些管理者认为,引进西方流程化管理系统费用高,又难以确定实用性如何,于是对此不热心。其实,开始的时候,华为管理层对此也颇有争议。但是,在这种关键问题上,任正非显示出了独到的眼光和定力。为了破除学习与变革的阻力,他不惜用“削足适履”来比喻,并提出了“先僵化、再固化、后优化”的著名原则,强力推进变革。


有一些管理者倒是乐于学习西方的先进管理模式,却是浮光掠影式的,只得其表不见其里。华为学习IBM的过程中,不是简单地花钱请人出个方案;他们的高管层多次亲临IBM实地考察,虚心向IBM专家请教;同时,华为前后聘请了多批IBM专家组长驻公司,历时五年之久,直到项目全部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措施三:授放权力


1、从“甩手掌柜”,到“文化教员”


据任正非说,在华为前十年,在很多事情上他让各地负责人自行决定,公司高层几乎没有开过办公会。这应是华为创造的纪录之一。1999年任正非放弃了董事长之职,从此再也没有担任华为最高领导职务。2004年美国顾问公司帮助华为设计公司组织结构时,发现他们居然还没有中枢机构,颇感不可思议。这一年任正非没有担任EMT主席(EMT为Executive Management Team简写,即:经营管理团队),并在中国企业界开创轮值领导制度之先河。华为2013年开始实行轮值CEO制度、2017年开始实行轮值董事长制度时,任正非都不在候选人之列,他只是一名普通董事。


不恋权,是任正非的秉性。创立华为之后,他一直在下放权力,最后基本上放弃了华为的管理权。在公司决策上,即使保留了否决权,他也几乎将其束之高阁。任正非的“管理”工作仅限于:一是给高管层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意见,但他们可听可不听;二是在高管层共同研究好的文件上签字。他成了一个“形式上的管理者”,自称“傀儡”。


那么,任正非靠什么引领公司呢?据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介绍:任正非主要就是靠他的讲话和文件,对公司产生影响。任正非自己说:“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




2、任正非放权的四条保障措施


任正非为什么敢于如此放权?除了具有识人的慧眼之外,他采取了四条保障措施:


其一,人才选拔“赛马”制,华为的所有领导者必须从基层一步一步打上来,这样的人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


其二,实行最高决策者的轮值制度和制约机制,避免了权力过于集中和重大决策失误;


其三,任正非拥有对公司的最高人事控制权(办法是通过股东会任免董事),任何不合格管理者都不可能“滥竽充数”;


其四,巨大的物质激励,使团队中人人“将心注入”。


任正非做“甩手掌柜”的重要原因,是他认为自己“在时代前面,越来越不懂技术,越来越不懂财务,半懂不懂管理”,甚至认为“也许是我无能、傻”。于是,他要充分发挥“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很多人可能认为这是任正非的自谦,其实不是。两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说明了他的低姿态。有一次,任正非前去技术部门参加立项评审会,却被郑宝用“轰”了出来。还有一次,徐志军竟然当着重要客人的面说任正非对于IPD变革一窍不通。对于这些事情,任正非都是一笑置之,从来不往心里去。换了别的公司领导人,“秋后算账”可能难以避免。不过,任正非所言的“不懂”是参照全球最高标准的,这一点我们不要误会。


企业老板一般都很累,很多人其实也很想放权,让下属分担重任,但为什么做不到位呢?主要原因之一是,他们担心下属做不好,因而不敢放权。对此,任正非认为:许多看似平庸的员工其实都有着特殊的能力;平时这些能力没有体现出来,往往是因为管理者没有给予他们展示的机会。实际上,如果放手让下属去干,在很多事情上他们的成绩可能比老板想象得要好,甚至比老板做得更好。


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北欧航空公司总裁杨·卡尔松等著名企业家,也持这种观点。在华为,一大批20岁、30岁出头的年轻知识分子占据着从下到上的“权力走廊”。如此大胆任用年轻人,在中国企业界并不多见。当然,对于一些事情,下属的确没有老板做得好。老板能做到100分,下属只能做到70分,怎么办?老板应当忍痛放弃这30分!这是培养下属必须付出的代价!否则,下属得不到锻炼,很难成长。结果,公司无法建立强大的团队,老板无法“解放”自己。


措施四:分享利益




1、让企业成为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任正非认为:“只有员工真正认为自己是企业的主人,分权才有基础。”因此,他们与企业必须形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我只不过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将他们的才智黏合起来。”他说。


于是,创立华为之后,任正非就开始面向全体员工分配股权。这种做法在是很超前的,因为当时一般只有核心管理层才有资格享有公司股份。直到20多年后,中国民营企业界才逐渐流行员工持股,从而进入“合伙人时代”。目前,华为虚拟股的总规模已达到100多亿份,而任正非的持股比例已经被稀释到不足1%。实际上,除了股票分红,华为的薪资奖金福利之高,也闻名遐迩。《基本法》中有这样的规定:“华为公司保证在经济景气时期和事业发展良好的阶段,员工的收入高于区域行业相应的最高水平。”那些奔赴非洲的大学毕业生,3年就能挣100万,于是就有了超乎寻常的积极性。在华为前十年“混乱”而艰苦的局面中,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居然纷纷投奔任正非麾下,使公司实现了飞速增长,其最大的秘密就是利益驱动。“高工资是第一生产力”,是任正非的名言。


2、赚钱不一定是老板主业,但分钱一定是


在华为发展越来越快之后,任正非还吐槽自己最烦恼的就是赚钱太多,要考虑如何分钱。任正非认为:“华为的成功主要是‘分赃’分得好。”没人能否认,中国企业界的“吉尼斯纪录”——最多持股人数、最大员工持股比例、最高员工平均收入,与“中国最大民营企业”之间,一定具有强相关的因果联系。任正非揭示了这样的管理哲学:赚钱不一定是老板的主要工作,但分钱一定是。有些企业努力学习华为“狼文化”但效果不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像华为那样“以奋斗者为本”,利益分配不到位。


在任正非那里,金钱是用于承载团队生命的工具,而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不贪财,乐于分享,也是任正非的秉性。据他说这来自家庭影响。父母的垂范和教诲,使他从小养成了不自私的性格。“这种无意中插的花,竟然今天开放到如此鲜艳,成就华为的大事业。”(任正非《一江春水向东流》)


措施五:倚重组织



          

1、任正非更多是做托起组织的工作


任正非无疑已经成为了中国商界的民族英雄,但他其实对做英雄毫无兴趣,因为他追求的不是个人“霸业”,而是组织的基业长青。


任正非透露,他在创办华为之前就已经领悟到一个人生真谛——个人是历史长河中最渺小的,众人的力量才是力大无穷的。他说:“只有组织起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一同奋斗,你站在这上面,才摸得到时代的脚。”。他还认为:“如果不能民主地善待团体,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将一事无成。”


人感知自己渺小的时候,他的行为便开始变得伟大。任正非创建华为后,自己不再是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如何组织起千军万马,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难题。”他说。于是,我们看到了以上几方面的行为。这是一项体系性、基础性的宏大工程。


在任正非看来,一个组织中,一个人强大并不算强大。因此,他一贯反对个人崇拜,“淡化领导人包括创业者的英雄色彩”。很早的时候,他就在华为提出“二次创业”,其宗旨是从曾经的“英雄”创造历史的小公司,迈向职业化管理的规模化公司。这种管理模式就是要“使管理者回到默默无闻、踏踏实实的工作上去,使英雄难以在高层生成”。任正非似乎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组织的顶部,他做的更多是托起这个组织的工作。他重视组织的成就远远超过对自己的描述。不求名,又是任正非的秉性。


2、让华为“自组织”和“自进化”




任正非一直以来被外界视为华为的灵魂人物。但是,今天的华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等于任正非,因为他通过依靠团队解决了“谁来做”的问题;通过分享利益解决了团队“为什么做”的问题;通过制定规则解决了团队“怎么做”的问题;通过构建流程解决了团队“如何做得更快更好”的问题;通过授放权力解决了“谁负责”的问题。因此,华为的力量来自于组织整体,这是华为持续发展的动力所在。


有人问任正非,如果有一天他离任了,华为将会如何? 任正非自信地回答:华为的未来不用我想,我们下面的人就应该想得比较清楚。实际上,现在的华为不用任正非“下达指示”,更不用他亲力亲为,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行着,犹如河床上昼夜前行的水流一般。任正非称这种状态为“静水潜流”。从系统论角度看,任正非一直致力于将华为打造成一个“自组织系统”。这种系统具有两大核心功能,一是自动运行,二是自动进化。


任正非在《由必然王国到自然王国》中说道:“只有当一个企业的内、外发展规律真正被认识清楚,管理才能做到无为而治。”创立华为33年来,他一直殚精竭虑,筚路蓝缕,追寻并实践着这些规律。在此过程中,不恋权、不贪财、不求名的秉性,不仅赋予他洞察真谛的一双慧眼,而且赋予他变革华为的巨大勇气!不经意间,任正非生动地诠释了很多人感到难以理解的一个成语——无欲则刚。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过一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最好的领导者,人们觉察不到他的存在。其次的领导者,人们亲近他、赞誉他。再次的领导者,人们畏惧他。最次的领导者,人们轻侮他。无疑,任正非已臻于最高层面,这正是“无为而治”之化境!